当红生态

人物篇 ‖ 访联合国环境署驻华处前国家项目官员蒋南青

发表时间:2020-05-10 20:26

嘉宾简介蒋南青,女,现任北京绿行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中国合成树脂协会塑料循环利用分会秘书长、链家公益基金会理事。她先后在日本、以色列和肯尼亚的大学及国际研究机构从事农业生态方面的博士后研究工作7年,她曾负责联合国环境署在中国的气候变化项目工作,在中国开展绿色经济倡议和可持续建筑与气候倡议等多个活动。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大型网络访谈节目《当红生态人物》,我是主持人郭智孚。联合国,对于我们每个普通人来说,是陌生又熟悉,是那么遥远,却又那么亲近。这些年,联合国不止维护世界和平上做了很多努力,同时,联合国在环境保护方面也做出了很多不可磨灭的贡献。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联合国环境署驻华处前国家项目官员——蒋南青老师,她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环保故事和经验呢,让我们掌声有请蒋南青老师!

蒋南青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欢迎蒋南青老师来我们《当红生态人物》节目作客!蒋老师,听说您会来参加我们节目,我们的网友都特别高兴,今天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网友提的,他们想知道您是通过一个什么样的机会进入联合国环境署工作的呢?

蒋南青2007年以前,我一直做科学研究工作,包括读博士和做博士后工作等等。2007年,我从肯尼亚的国际昆虫研究所回到北京后,在国际竹藤组织做欧盟生物多样性项目。一年后,看到联合国环境署驻华代表处招聘气候变化项目官员,我就这样进入了联合国。我的经历算是比较独特的,因为联合国入职门槛是硕士就可以了,一般不招专门做研究的人,联合国环境署作为联合国负责环境事务的专门机构,对于环境专业的要求就更高一些,我也很幸运能有这个机会进入到联合国工作。不过现在拥有博士学位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主持人:您刚提到了气候变化。我们知道:全球变暖、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陆地面积减少、极端天气发生的频率增加这些都和气候变化息息相关!在气候变化面前,人类似乎显得非常渺小,那蒋老师,您可以和我们谈谈气候变化吗?

蒋南青好的。2008年开始,气候变化开始成为全球关注的议题。特别是2008年年底召开的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结方大会,当时各国对大会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实际上这次大会以失败而告终,没有达成协议。不过这件事情却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中国很多民间组织和公众正是因为哥本哈根的这个大会知道的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问题是属于大气的问题,大气分成两个方面,第一个是近地表层的问题,表现是空气污染,第二个是远地表层的问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气候变化。气候变化关乎到地球和全人类,联合国环境署之前集中在大气层面的工作是保护括臭氧层的保护等。大家应该知道我们的臭氧层受到了破坏,南极上空出现了空洞,主要是由于人类大量排放的CFC等有害物质会破坏臭氧层,环境署在这块的工作主要是将科学问题转化成了一些政策方面的推动,如:以签署国际公约的模式来各国政府来禁止生产制冷剂。气候变化也采用的相似的模式,通过《京都议定书》。然而公约的束缚力还是远远不够的,每年环境署都会发布一个排放差距报告,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报告看到实际排放量和目标之间的差距,以致呼吁各界共同行动。

我们现在的温室气体排放主要来源于工业端和消费端,我们的减排也是从这两端着手,工业端主要是通过清洁生产、提高能效等手段来减少工业污染。现在消费端也是越来越重要,消费在GDP中的占比已经超过50%。因此,如果大家想从自己的行为来减少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就应该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包括我们的衣食住行。就拿交通来说,我们可以通过绿色出行来减少车辆的行驶;食物本身就是从自然资源中产生的,所以食物对自然资源的消耗会有一定的影响,我们应该尽量去选择水足迹或自然足迹低的产品,现在每年全球的食物是有1/3是被浪费掉的,食物浪费问题也应该被我们重视起来。还有现在我们推动的循环经济,也是从提高资源利用率着手,将塑料这些再生资源要再资源化利用,这在我们未来的生活中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当然,我们还可以通过碳交易的方式来进行碳中和,比如:出行的时候会增加二氧化碳的排放,但是可以通过种树来减排,也可以在碳市场做碳交易,通过金融的方式来去做一些碳中和项目。


主持人减缓气候变化需要我们每个人共同努力,一起加油!环境署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构思是非常前沿的,即“资源高效城市”,那我们应该怎样理解这个构思?以及“资源高效城市”和“生态低碳城市”有何区别?

蒋南青因为环境署是做环境和资源领域的机构,所以一直非常重视我们的经济行为对环境的影响和对资源消耗的影响。环境署努力推动让经济发展和资源消耗脱钩,就是不以资源消耗和破坏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经济。联合国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第11个目标——可持续社区和城市和第12个目标——可持续生产和消费都是跟城市相关的。首先,城市需要外部的资源支撑才能够存活下去,一方面我们要将基础设施的能耗降低,且能够通过能源互联的方式能够把各种能源利用起来,另一方面我们应该结合新技术采用低碳建筑。其次,在城市的空间中,我们需要拥有一些生态景区和绿色空间,比如:公园,绿地等这些能让我们的城市具有抵御极端气候功能和调节生态系统功能。最后,在城市里居住的我们要改变生活方式,因为我们在消费端每个人的选择都会影响到生产端,对于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应该更绿色、更可持续。资源高效城市和低碳城市的差别就是在于资源高效城市不只关注到了低碳和能源,还关注到了资源,关注到了我们的绿色生态系统,它是一个更全面的一个概念。


主持人:在限塑令推行十周年(2018年)之际,您决定离开联合国环境署,进入塑料再生行业,努力建立塑料循环利用的体系。我一直认为塑料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轻便,还能替代纸袋、棉绸类制品,甚至发明人的初衷就是为了环保。而现在塑料是无处不在,哪怕是大洋底部,南极北极。太平洋上漂浮的“第八大陆”都是由塑料堆成的。您怎么看待塑料从环保到污染这一问题?

蒋南青塑料问题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环境问题,当初发明塑料是为了使人们的生活更便利,比如说我们很多衣服是由涤纶做的,涤纶就是塑料聚酯;农膜技术大量提高了农业的产量;汽车上的塑料部件,具有比金属更强的缓冲力;还有包括电子电器......所以整体上来说,塑料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但问题在于塑料与人的生活太过紧密,所以很难形成一种很好的管理体系。2016年英国的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出版了新塑料经济学,主要是通过循环经济的思想来管理这些物质,从塑料的生产消费到弃置再到回收利用的全生命周期来考虑,不让这些资源泄漏到环境中去。


主持人:我觉得最可怕的还不是塑料很难降解和极大程度的破坏生物多样性,而是塑料微粒的存在。2019年,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的一项新研究表明,在科罗拉多州不同地点收集的雨水中,约90%的雨水含有细小的塑料碎片、珠子和塑料纤维。以及发现婴儿体内都存在塑料微粒,您可以和我们谈谈塑料微粒吗?

蒋南青塑料微粒的问题是一个新问题,因为塑料本身是由树脂生产的,树脂的颗粒都是很小的,如果塑料不能完全回收再生或者被生物降解的话,它最后会变成微塑料。微塑料泄露包括两种,一种是无意识的泄露:我们在生活中的损耗摩擦就会导致它的泄漏,还有一种是有意的泄露,包括我们的化妆品、防晒霜、磨砂膏里面都有添加一定的颗粒。现在各国,像欧盟、美国等都开始禁止在化妆品中添加这种微粒,还有就是我们的衣物,在洗涤之后可能会形成微纤维和塑料微珠随着下水道冲入海洋,通过生物摄入对人体或生物的健康带来危害。


主持人所以,塑料的可循环利用最好是有一个全生命周期的供应链,我知道蒋老师您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蒋南青从全生命周期来看的话,我们塑料再生行业主要是想让所有废弃的这些材料都能够得以回收利用。我们现在有各种物理回收,比如我们的饮料瓶回收后,通过纺织厂可以把它去做成新的织物,我们还有化学回收的方式,因为塑料都是高分子聚合物,将它的碳氢键打破,然后重新再聚合,这样无论是什么样的塑料材质,都可以重新聚合成新的聚合物,再用到新的生产中去,但是现在成本还是比较高的。


主持人您还有哪些环保方面的故事或感想想分享给我们吗?

蒋南青对于资源回收来说,最重要的首先就是要将垃圾分开,厨余垃圾和资源性的产品是要分开回收的,否则的话这些产品就很难再被回收。这两年国内的各个城市都开始进行垃圾分类,公民的意识得到很大提高。另外,生产产品的企业要从产品的设计这块考虑,要考虑到这些设计是否能进行可回收可再生,同时,我们消费者也有自己的责任,那就是我们要把垃圾进行分类。


主持人《当红生态》一直以来的梦想:将世界各地环保人士的故事或经验分享给更多的人,以促使形成更好的生态文明。您对《当红生态》有何评价?

蒋南青我觉得做生态环保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它是融入在我们每天的生活里,但是能够真正理解生态环保,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而能够真的把生态环保讲清楚以及和应用联系起来的人还不是那么多。所以,我觉得当红生态能够把这些专家人物邀请过来分享他们的环保故事,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这也就相当于有了一个资源库、专家库,能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他们,然后提供更多的专业咨询的服务,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感谢蒋南青老师的精彩分享。我是《当红生态人物》主持人郭智孚,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