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红生态

青年说 || 张友谊:星河滚烫,你我便是光

发表时间:2020-05-23 09:54

个人简介】张友谊,男,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资源与环境经济学大四学生,即将就读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环境经济与气候变化硕士专业。


兴趣起源

从没想过,中学时代的一场以“人与自然”为主题的绘画比赛会让我在冥冥之中与环境保护结下不解之缘。而高中阶段频繁发生的雾霾锁城局面也让我切身感受到环境污染给人类生活带来的不便和对身心健康造成的危害,我不禁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能够为保护环境做些什么?大学之后,在很多专业课和相关讲座上,我耳濡目染地了解到一些全球性的公害事件:如日本的水俣病事件、伦敦烟雾事件、日本富山骨痛病事件……这些公害事件对于整个人类社会造成的巨大伤害是令人痛心疾首和没齿难忘的,这唤起了我心中的怜悯,更让我产生了一种想要阻止这类事件再次发生的责任感。

人类与自然本为一体,我们由自然孕育而生,应当心怀感激,而不是一味索取。保护环境,势在必行、刻不容缓。因此我在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环境学院资源与环境经济学,并决定继续攻读这个方向的研究生,希望能够通过学习相关的知识,将来切实地为环保事业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环境经济学

环境学与经济学在别人看起来似乎是相互矛盾的两个学科,但我觉得,这两门学科看似背道而驰,实则相辅相成。而环境经济学,就是集两门学科的特点于一身,以经济学的手段来解决环境问题,在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同时,考虑到可能对环境造成的不利影响并采取相应的策略;而在保护环境时又要追求经济利益的最大化,确定最适的开采规模……通过对个体微观心理透析和社会宏观政策调控相结合,利用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改变来对人们的社会行为产生影响,进而达到保护环境的目的。这些改变是人们主观上采取的行动,是釜底抽薪而不是扬汤止沸,真正从本质上解决了环境问题。

科研经历

为了更好地掌握我所学的理论知识,我在大学期间不断地丰富自己的学术经历。

为了解决快递盒的过度使用和低效回收问题,我的小创团队调查分析了我校几种快递盒回收方案的对比评价及优化选择,试图为我国的资源和环境问题做出贡献。此外,为了探究我国201811日出台的环境税相较于之前的排污收费制度的优势所在,我们基于面板数据与企业实例比较了排污费和环境税理论征收额与实际征收额的差距,对比发现费改税有利于激励企业采取减排行为、间接推动了环保行业的发展。

由于我的导师主要研究的领域是能源与气候变化经济学,因此除了专业课程的学习之外,我也参加了很多相关方向的科研,如:参与《中国绿色金融发展研究报告》当中气候保险部分的撰写,并最终在《气候变化研究进程》上发表论文《气候保险的概念、理论及在中国的发展建议》。而在《应对气候变化的社会参与》报告中,我们课题组探究了政府、企业、公众、非政府组织等社会组织或群体各自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方式,这让我看到了在未来气候变化的进程得到有效控制的希望。

此外,在第五届全国大学生能源经济学术创意大赛中,我们组从技术进步的视角分析了我国工业及其细分行业的能源回弹效应,并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希望能够解决能源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关系,最终实现绿色环保的可持续发展。

环保实践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为了让自己的环保理论更好地发挥到实践中去,我参加了一系列的社会调研和实习,并且参与组织了一些环保相关的国际会议。

我的大创团队于2018-2019年前往天津市武清区进行实地调研,探究当地村民对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的支付意愿及其影响因素,为当地生活污水处理工程建设和生活污水处理的融投资机制的多元化进程提供研究参考,为我国的农村振兴发展助力。在这个过程中,我切身感受到中国部分农村地区环境污染的严重以及农村生活污水对当地居民带来的困扰,也深深看到了他们对于政府开展污水处理项目的肯定和感激。从相对富裕的乡镇到较为贫困的农村,我们体会到的不仅仅是当地生活条件和环境状况的截然不同,更是人们思想观念的天壤之别,由是,我国的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任重而道远。

在世界资源研究所(WRI)的实习更是让我看到了一群为环保这一共同目标不断奋斗的人,能够加入这场为了情怀的战役,我感到无比自豪。虽然WRI所做的项目都具有一定的挑战性,但也正因如此,我们的付出才从真正意义上弥补了现有研究的空白领域,这或许也正是NGO存在的意义所在吧。在这期间,我也参与组织了“环境与自然资源经济评价研讨会”高端学术研讨会、中美能源与气候变化高端智库研讨会等国际环保会议,从国际视角来重新审视我所熟知的环境问题,让我比从前更加客观从容。

虽然我还只是一个本科生,但我对于环保却有一颗赤子之心。未来需要我做的还有很多,但看着环保这条漫漫长路上一路同行的你我,便也拥有了无限的暖意和希望。


分享到: